Pokémon Go、精靈、民間伊斯蘭

余峻民
差會事工總監

毫不「Jing Ling」的「精靈」

當筆者第一次聽到Pokémon Go(簡稱PMG)時,最引動思緒的,並非它所帶起的熱潮,而是「精靈」,因為它使筆者聯想到伊斯蘭世界。筆者曾培訓不少信徒去關心穆斯林,當問學員對穆民有何印象時,最多人表示感到他們很敬虔,因而認為他們對真主一定十分認真。但穆斯林真正著緊的,反而可能是《古蘭經》所記載的精靈(Jinn)——一種由真主所造、有理智、能思考的存在物。

在香港,民間信仰以黃大仙、風水、盂蘭盛會等不同形式展現。但若某人歸信基督,便須與這些傳統信仰割蓆斷交,因「除了主以外,不可有別的神。」(出二十3)但若說類似情況在伊斯蘭世界卻完全是另一回事,你相信嗎?

民間伊斯蘭,如何與為何?

在不少地區,一些穆斯林會僱用巫師去詛咒生意的死敵,下迷人降令心儀對象愛上自己,無數穆民更會朝拜聖人古墓。即使在香港,也有印傭在僱主的飲料中加入尿液,以為可以改善僱傭關係,或用經血抄菜、在主人床下擺放銅錢或頭髮,藉以達到某些目的。

為何民間伊斯蘭如此普遍呢?僅參考PMG的兩個吸引之處,與大家分享:
1. 精彩故事、正邪之爭
Pokémon動畫的精靈雖然未必有好壞之分,卻深受主人的品格影響。PMG遊戲精靈的主人,則是真實世界中的手遊者,品格並無絕對好壞之別。至於伊斯蘭精靈,理論上其好壞之別,本應清清楚楚,視乎是否順服真主,但在撒旦的詭計中,卻另有定義。對盼望藉精靈力量趨吉避凶的穆斯林,精靈之好壞,視乎它在幫助還是詛咒自己;至於是否順服真主,並不是最重要。
2. 真真假假、完美融合
PMG使虛擬世界變得立體而生活化,民間伊斯蘭則成功把一個理論上是忌邪的神的信仰與偶像信仰融合。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眾多,其中一個便是精靈。試想像,若某人告訴你,既可擁抱獨一真主的信仰,又可繼續倚靠黃大仙的力量,是否十分吸引呢?傳統民間神明並不是以真主的級數出現,它們只是精靈,你可繼續尋求靈體和穆斯林巫師的幫助,因它不是真主,你並「沒有」拜別神。民間信仰在伊斯蘭世界中既合法、又合理。

放下PMG、著力GMD

從古到今,民間伊斯蘭乃伊斯蘭迅速擴展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。它結合本土文化,成功在不同民族中扎根(蘇帕克:《岌岌可危的教會》,前線差會出版,頁52)。然而,上帝的道路非同我們的道路,近二十年是歷史中最多穆民歸主的年代,上帝使用異象異夢,讓穆民在夢中與耶穌相遇,或用神蹟醫治,讓他們看到誰是真正的大能者,還有上帝無數的奇妙作為……。

還有一個發人深省的真人真事:東非一批奉行原教旨意的聖戰份子,曾挑戰人口眾多、實踐民間信仰的掛名穆斯林,指責他們不應慶祝穆罕默德生辰,認為不合乎《古蘭經》,並提出一個驚人的看法:《古蘭經》看重耶穌,他的地位比穆罕默德更高!(大衛.葛瑞森:《靈風飊起》,前線差會出版,頁93)

今天上帝既已用非一般的方法,在福音硬土中打開不可能的缺口,我們又當如何配合祂的作為、把福音帶給萬民呢(包括咫尺身旁,在香港生活的三十萬穆民)?若我們繼續置若罔聞,這與千萬人埋首玩PMG、十多億穆民被民間伊斯蘭蒙蔽,同樣令上帝傷心。

願我們也GMD:Go and Make Disciples,去!使萬民為作主的門徒!

(若希望認識民間伊斯蘭和伊斯蘭更多,歡迎參與「心入穆斯林」課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