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心和尊重——新西蘭槍擊事件的反思

余峻民
差會事工總監

  2019年3月15日在新西蘭發生了震驚全球的清真寺槍擊事件。至3月18日死亡人數已達50人,仍有多名傷者危殆。據稱行兇者是「白人至上主義」的擁護者。事件對於今日的穆斯林宣教有何意義呢?

一)伊斯蘭全球擴展

按《普世宣教手冊》統計,穆斯林於二十世紀初只佔全球人口約九份之一,但至今已近四份之一,而按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估計,到2050年其人口更會接近三份之一。因各地穆斯林家庭的生育率平均較已發展國家高出一倍至數倍不等,故到2050年三十歲以下穆斯林的數目一定超過三份之一。屆時對世界的影響(尤其是歐洲世界)已不是歧視與否的問題,穆斯林將以手中的選票爭取議會及政要位置的席位,在爭議性的議題起著決定性作用。這種對穆斯林的恐懼也進一步造就了「極端白人至上主義」。

二)伊斯蘭極教義和穆斯林形象

筆者接觸過不少穆斯林,大部分皆十分友善和好客。可惜《古蘭經》和穆罕默德的聖訓中充滿了仇恨和逼害異教徒的教義,一定程度上,伊斯蘭國是最「按原意」實踐伊斯蘭排他教義的組織。早前就有報導指一位聖戰士的新娘為伊斯蘭國的強暴行為辯護,因為《古蘭經》容許強姦戰俘。筆者問過不少穆斯林怎樣看伊斯蘭國,大部分的答案是「他們不是真穆斯林」,但一位具一定教育水平、在港開設中檔餐廳的穆斯林老板的回應,卻令我感到震驚,他認為那是荷里活特技造出來的假新聞,是美國侵略中東的公關策略﹗

在傳統的伊斯蘭神學裡,世界主要分為幾部分。其中「和平之地」(Dar-al-salam),指由伊斯蘭法統治的地方,它服膺於穆斯林的統治,這與普世「和平」的觀念有天壤之別;至於「戰爭之地」(Dar-al-harb),顧名思義,若當地領袖不接受伊斯蘭,便要開戰,穆斯林要把它收服於伊斯蘭的統治之下。這種「疆土」的世界觀影響伊斯蘭擴展的思維,忠心的穆斯林要竭力把「戰爭之地」轉化為「和平之地」。加上在聖戰中殉道便可進樂園(伊斯蘭的「天堂」)的觀念,成為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溫床。

雖然不少穆斯林也很友善,但只要全球0.01%的穆斯林擁抱極端的穆斯林教義,已足以令世界大亂了。加上「2015年德國除夕夜集體性侵」之類的事件,確為穆斯林建立了十分不良的形象。

三)背離基督教義的歐美國家

不少白人國家以基督教義立國,但至今卻倒行逆施。保護、本土主義抬頭,平等、環保等普世價值一步步變得名存實亡。當大批穆斯林進入歐美世界,若大家以基督的心為心,本來有機會帶領大批穆民歸主,但基督徒的見證卻乏善可陳。不少穆斯林眼中的基督徒,是性開放、自私的偽君子。

極端的白人至上主義更與基督教義背道而馳,「愛你的仇敵」(太五44)、「以基督的心為心」(腓二5)、「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及近處的人」(弗二17)已變得毫無意義。

與此同時,個別穆斯林的見證卻十分吸引。筆者聽過個一位來自本地基督教家庭的母親的告白,她的女兒嫁了一位穆斯林,起初她十分抗拒,但後來看到這位女婿人品極佳,尊重和照顧長輩,她在參加一個認識伊斯蘭課程後,還感到「伊斯蘭是一個不錯的宗教」。

四)愛心和尊重

面對伊斯蘭全球擴張的大趨勢,「以眼還眼」的「白人至上恐怖主義」只會強化它的發展,令更多穆斯林認同「伊斯蘭疆土擴張」的理念,更積極地爭取在選舉中的優勢。

歐洲一些信徒主動服侍湧進的難民,卻為教會帶來極大的復興。近二十多年各地皆出現穆斯林大規模歸主的現象,研究有關現象的宣教學者大衛.葛瑞森博士(Dr. David Garrison)歸納影響穆斯林歸主的十個因素,其中一個是「基督徒的愛心見證」,另一個是「穆斯林自己發現」,他們發現伊斯蘭的限制和不合理的地方,並在聖經中發現真理。

前線差會的口號是「以愛心和尊重邀請穆斯林群體跟隨耶穌基督」,箇中包含多重的意義。「愛心和尊重」正正回應上述兩個葛瑞森博士歸納的穆斯林歸主因素;「穆斯林群體」則帶出不單要帶領個別穆民歸主,更要讓歸主者成為和平之子,促使他的家族甚至族群歸主;「跟隨耶穌基督」則帶出不單是宗教身份的改變,而是真心悔改,成為真正跟隨耶穌的門徒。

願我們也效法基督,明白「愛仇敵」遠較「以眼還眼」更具影響力。眾信徒亦能反省信仰,讓穆斯林因我們的好行為知道基督才是配受敬拜的「真」理之「主」。